自从拿破仑·波拿巴越过比利牛斯山,攻占巴塞罗那,扶持其兄弟约瑟夫·波拿巴取代西班牙国王后,这引发了一场长达五年的战争。而在这一切纷争消除后,法国和西班牙之间一直维持着良好的关系。

直到上周,也就是当来自法国的足球运动员基里安·姆巴佩决定拒绝皇家马德里的报价,而选择继续留在巴黎圣日耳曼的时候。

这名23岁的前锋对于让那些希望看到他在西班牙踢球的人感到非常遗憾,但他解释说他内心是一个法国小伙子,希望帮助他的家乡俱乐部实现赢得欧冠冠军的梦想。然后皇马便在巴黎捧起了俱乐部历史上第14座欧冠冠军奖杯。

很公平,对吗?

大错特错!根据西甲主席、59岁的律师特巴斯的说法,这次事件足以在修道院里发动一场战斗。他称姆巴佩的决定是 “对足球的侮辱”,巴黎圣日耳曼的行为是 “可耻的”。他还威胁要向欧盟、法国 “行政和财政当局 “以及欧足联正式提出上诉。

几天后,法国职业足球联盟主席文森特·拉布吕纳发表声明进行了回击。

现在,有些人对这场争论的感受可能与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对两伊战争的感受一样–“很遗憾,这场战争没有赢家。”–但足球不是这样的。靠点球也得分出胜负。

所以,因姆巴佩续约而引起的这场骂战,究竟谁输谁赢呢?

特巴斯:大巴黎供不起姆巴佩。

法国球星续约合同的墨迹未干,西甲就发表了一份声明,读起来就像特巴斯将十几条尖酸刻薄的推文拼凑起来的。

“西甲要声明的是,这种类型的协议打击了欧洲足球的经济稳定性,使数十万份工作和这项运动的完整性面临风险,不仅是在欧洲赛事中,在国内联赛中也是如此。”

数十万个工作岗位?天啊!

“巴黎圣日耳曼上赛季亏损超过2.2亿欧元,此前几个赛季累计亏损超过7亿欧元(同时他们报告的赞助收入估值值得怀疑),本赛季的球队成本约为6.5亿欧元,却能达成这样的协议,而那些能负担得起球员花费的俱乐部,在工资账单不受影响的情况下,却无法签下他,这是可耻的。”

这句话里包含了很多内容。

首先,巴黎在2020-21赛季确实出现了2.25亿欧元的亏损,此前一年的亏损为1.25亿欧元。因此两年来,他们共亏损了3.5亿欧元(近3亿英镑)。

另外,特巴斯所说的大巴黎的 “球队成本”–包括一线队球员的转会、教练和后勤人员的所有支出,以及花在预备队和学院的钱–也确实达到了约6.5亿欧元。巴黎的工资总额为5.03亿欧元,是全欧洲最高的,比曼城高1.02亿欧元,比皇家马德里高1.31亿欧元。

不过,累计亏损超过7亿欧元就不大可能了,尤其是自从2011年卡塔尔收购大巴黎后。事实上,在2015年至2019年期间,他们在五个赛季中有四个赛季实现了盈利,五年期间的累计利润为7600万欧元。

现在,巴黎的收入确实在卡塔尔的所有权下发生了转变–2021年他们的收入为5.7亿欧元,是2011年的5.5倍。

而与特巴斯的说法不同的是,巴黎似乎并没有违反欧足联财政公平法案的危险。根据目前的规定,俱乐部在三年内最多可以有3000万欧元的亏损。

不过,俱乐部还可以扣除各种费用,如用于青训发展、基础设施和女足的资金。巴黎圣日耳曼还有一支手球队和一支柔道队。他们还可以扣除疫情直接造成的亏损。

就巴黎而言,在受疫情影响的两个赛季中,因疫情所造成的亏损在1.5亿欧元左右,这些亏损将以24个月为一个财政周期,平均计计入两个赛季中。

如果1.5亿欧元(1.27亿英镑)对于一家并不总是卖光其球场48,000张球票的俱乐部来说是一个不得了的数字,那么你必须记住,法甲是欧洲五大联赛中唯一提前终止2019-20赛季的联赛,这使俱乐部损失了4亿欧元的广播收入。

这一打击在接下来的赛季更加严重,因为法甲的新转播商Mediapro在赛季开始三个月后撕毁了与巴黎的那份11.5亿欧元的合同。

结果就是法甲将合作方换成了Canal+,但预估收入又减少了4亿多欧元。虽然法甲现在有了另一个新的合作伙伴亚马逊,但收益远不及Mediapro当初所承诺的。

这样做的结果是,巴黎可以从两年内3.5亿欧元的亏损中抹去1.5亿欧元,然后再平摊到2020年和2021年,再扣除常规的各种费用。据The Athletic估计,法国冠军将轻松地满足欧足联对过去两个赛季的支出限制。

也就是说,巴黎2021年的支出并不包括去年夏天的所有引援–多纳鲁马、阿什拉夫、梅西、拉莫斯和维纳尔杜姆–因此,尽管球场重新开放和俱乐部的商业成就为他们带来了更多的收入,但在2022年的财报中,预计巴黎将会有超过1亿欧元的亏损。

巴黎在续约姆巴佩的同一周告别了迪马利亚,这并不是巧合。阿根廷边锋不会是今年夏天唯一离开王子公园球场的高薪球员。

因此,无论姆巴佩的年薪是4000万欧元还是5000万欧元(众说纷纭),大巴黎都知道他们的卡塔尔老板不会付不起。

据报道,这名前锋的1.5亿欧元签字费可以像转会费一样,摊销到他三年的合同中。

结论:这可能听起来不像是财政公平竞争,但卡塔尔的巴黎有能力让姆巴佩成为世界上收入最高的足球运动员。

特巴斯:皇马有能力签下姆巴佩。

我们已经了解到,皇马为姆巴佩开出了和巴黎几乎相同的条件。在过去的几个赛季里,他们通过出售年轻球员或放走年迈的球星,有效地为为引进姆巴佩积攒了资金。毫无疑问,皇马可以负担得起他。

毕竟,皇马上赛季的收入比大巴黎多了5000万英镑。实际上,在2019-21赛季,皇马大约有100万英镑的盈利,并且有望在下赛季回到他们扩建和翻新的伯纳乌主场比赛。

与此同时,他们本赛季也成为了西班牙和欧洲冠军。

结论:是的。皇马是一家大俱乐部,他们很有钱,很成功。所以为了签下姆巴佩,他们已经做了充足的准备。

拉布吕纳:真是个伪君子,你们的两家俱乐部是足坛最胖的猫。

法国职业联盟主席 “以最强烈的措辞 “表达了他对西班牙人的攻击的不满,并指出这些攻击是多么的不合适,因为特巴斯是欧洲联赛的主席,这个职位让特巴斯在欧足联的执行委员会中拥有一个席位。

然后,拉布吕纳指出,特巴斯的那些言论是 “难以理解的”。

“你对法甲、巴黎圣日耳曼和姆巴佩的攻击是围绕着你自己对财政不可持续和竞争不平衡的解释,你一再将其归咎于法甲和我们的一家俱乐部。”拉布吕纳写道。

然后他举了财政状况一团糟的巴塞罗那,以及在过去十年里6次打破世界转会纪录的皇马为例子。他指出,皇马队内还有两名足坛薪资最高的球员,贝尔和阿扎尔,他们在对阵利物浦时坐在替补席上。而巴萨的债务则超过了15亿欧元。

他提醒特巴斯,去年欧盟法院做出的一项裁决,即巴塞罗那、皇家马德里、毕尔巴鄂竞技和奥萨苏纳都从非法的国家援助中受益了20多年。这与西班牙当局将这些会员制俱乐部视为非营利组织,使他们在税务上拥有比竞争对手更大的优势有关。

鉴于1998年那次土地交易的争议,皇马对国家援助相关的指控特别敏感。当时皇马将旧的训练场卖给了马德里市政府,以换取现金和马德里其他地方的土地,其中一些用于建造新的训练场,一些则被出售。

当时新上任的俱乐部主席弗洛伦蒂诺将这些收益用于打造皇马的第一艘”银河战舰”,其中包括菲戈和齐达内。

后来经证实,市政府给皇马的那些土地并非全部归他们所有–这是一个令人费解的错误–所以他们收回了那些土地,然后用另一些土地来补偿皇家马德里,而皇马则凭此换取了伯纳乌球场周围的一些土地,使俱乐部能够开始球场翻新工程。

显然,所有这些都是光明正大的,但也有一些不怀好意的人喜欢暗示皇马是第一家由国家支持的欧洲豪门,而不是大巴黎或曼城。

结论:他说的有道理。

特巴斯:巴黎圣日耳曼的 “不可能的投资”威胁着欧洲和法国足球的完整性。

特巴斯并没有提供任何证据来支持这一说法,但拉布吕纳提出的许多要点似乎与大巴黎是欧洲主导力量这一观点相矛盾。毕竟,巴黎只赢得过两个欧洲冠军:1996年的欧洲优胜者杯和2001年的托托杯。

“关于竞争的平衡,你的立场缺乏任何连贯性或自我意识。”51岁的拉布吕纳表示。

“18年来,只有三家俱乐部拿到过西甲冠军,其中有16年的冠军都是皇马和巴萨两者之一。在这段时间里,有7家不同的俱乐部赢得了法甲冠军。而在德国,有一支球队(拜仁慕尼黑)已经完成了10连冠。然而,你的攻击重点仍然停留在在我们的联赛上”。

是的,这些都是很好的观点,但我们不得不认为拉布吕纳没有讲出完整的事实。

例如,在被卡塔尔收购之前,巴黎已经赢得了两个法甲冠军。但自2011年以来,他们在10个赛季中已经夺得了8个法甲冠军,并且在错失联赛冠军的两个赛季中,他们都排名第二。

巴黎还赢得了5个法国杯和6个法国联赛杯,直到后者在2020年被取消。巴黎以15分的优势拿下了今年的法甲冠军。当你知道他们的工资支出大约是法甲开销第二多的里昂的四倍时,这几乎不令人惊讶。

不过,拉布吕纳的下一个观点却是有道理的。

“任何人都不会忘记,使竞争失衡达到巅峰的是最近创立的欧洲超级联赛–由你们的两家俱乐部(皇马和巴萨)创立。”

结论:关于竞争的平衡,两个联赛都没能提供有说服力的论点。特巴斯抱怨巴黎威胁到欧洲足球的完整性,而巴萨和皇马这两家受益于国家支持,并创立欧超联赛的俱乐部,则总共赢得了37个欧洲冠军,而巴黎只有两个。

特巴斯:大巴黎有“前科”。

“在过去,西甲已经就巴黎不遵守财政公平法案的规定向欧足联投诉。这些投诉是成功的,欧足联制裁了巴黎,而体育仲裁法庭(CAS)则做出了一个奇怪的决定,推翻了制裁。”

一方面,这与巴黎在2012年与卡塔尔旅游局(QTA)达成的5年10亿欧元的赞助协议有关,其中部分赞助费用被归到了2011-12赛季。这笔意外之财抵消了俱乐部在卡塔尔入主后头几年的巨大损失。

然而,欧足联在西甲等球队的推动下,裁定这笔交易远远超过了市场价值,并以财政公平为目的在2014年初将其价值减半。

这就意味着巴黎在那个赛季违反了财政公平法案,他们被罚款6000万欧元,支出能力也被进一步限制。曼城在同一时间也因类似的违规行为受到了类似的制裁。

另一方面,在2017年8月,巴黎通过激活合同中2.22亿欧元的解约金条款从巴萨挖走了内马尔,一个月后,他们又从摩纳哥签下了18岁的姆巴佩,租借一个赛季并有1.8亿欧元买断的选项。不过这笔支出巴黎又摊销到了三个赛季中。

这个变戏法般的手段令人摸不着头脑,于是欧足联立即展开了调查。

2018年6月,欧足联的财政公平法案监督机构撤销了对大巴黎的违规指控,但他们再次下调了对巴黎三大卡塔尔赞助商的赞助价值,还要求俱乐部通过出售一些球员来筹集资金,他们也照做了。

但三个月后,欧足联又宣布将重启调查。巴黎迅速向CAS(体育仲裁法庭)提出上诉,CAS命令欧足联暂停对巴黎的重新调查。然后在2019年3月,CAS做出了一个”奇怪的决定”,告知欧足联其2018年6月的决定便是最终裁定。在这一年内,巴黎也已经完成了出售球员的目标,并将球衣胸前赞助商从QTA换成了Accor(雅高连锁酒店)。

结论:特巴斯没有说错,但他说的也不完全正确。

拉布吕纳:就因为球员选择在法国踢球,特巴斯就抹黑他们。

“去年,当梅西、拉莫斯和其他球员离开你们的联赛时,你们在他们离开前几周就在评论他们的年龄,说鉴于一些球员的年龄,我们(法甲)就像一个传奇联赛。”

上周,巴黎主席在宣布姆巴佩续约的新闻发布会上说:”西甲主席说什么,我不感兴趣。他可能是害怕法甲比西甲更好。西甲联赛今时不同往日了。”

显然,法甲比西甲更好的说法是错误的。西甲无论在财务、表现,还是受欢迎程度等方面都要优于法甲。但西甲已经不同于往日这个说法是对的。 例如,它不再是世界足坛最大巨星的自然归属地,它在欧足联的国家排名中已经失去了对英超的领先地位。

这其中部分是与体育的周期性有关(西班牙队在2008年至2012年期间连续赢得了三个国际大赛冠军,两个欧洲杯和一个世界杯,但自那以后就开始下滑了),部分则是因为英超联赛比其他联赛更好地扛过了这场疫情。而巴黎也应付得不错,这要多亏他们老板口袋里的钱。

这就是拉布吕纳的论点开始站不住脚的地方。经常挖走西甲大牌球员的并不是法甲,而是大巴黎。梅西、内马尔和拉莫斯都去了巴黎,而不是里尔、里昂或马赛。

结论:没有人赢得这场骂战。

一名出色的球员改变了主意,他决定不从一家非常富有的俱乐部转投另一家家道殷实的俱乐部。他这样做是因为他所效力的俱乐部是他的家乡球队,他们在报酬和尊重方面给了他和他的家人所要求的一切。现在姆巴佩成为了巴黎最重要的球员,并且拥有最大的发言权。

这显然让皇马感到失望,因为他们已经十分清楚地表明了他们对姆巴佩的兴趣,但他们还有其他很多出色的球员,未来也会吸引更多的球员加盟。

无论这场由姆巴佩续约而引发的骂战将持续多久,对战双方总会有人“罚丢点球”。不过,在这一切结束之前,恐怕观众们已经不耐烦地想要关掉电视了。

作者 adminch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